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是和谐的

适合写的

 
 
 

日志

 
 

我就是放屁了,你怎么着?  

2012-10-29 14:3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面开来四辆公安的摩托,声音跟哈雷一样,下来5个警察,朝我走来。难道我长的太丑在外滩买杯咖啡要被群殴吗?

一个警察对我说:侬赶紧把车子开出走。

吓死我了,原来是违章停车,我一看自己没牌照,在这种关键时刻又不能在警察面前示弱,因为男人都是体现在关键时刻的,我挺起腰板笑着说:嗖搭噶,我没牌照的。

警察说:莫许类,你以为我们来贴牌的啊。”

我说:“对哦,这也不是你们公安管的,我以为你们没事做无聊到贴违章来了。”

警察说:“一会游行队伍要过来了,我们在这里把车子都指挥开去那边,这方向不让通车,你赶紧走吧。”

我发动车,调了个头,刚好看到美术馆门口警察叫一群游客“稍微往里走,游行队伍要来了。”

一个游客问警察:“我们要去哪会比较安全?”

警察说:

“在哪都安全!你们放心。”


这句话体现了一个宁波人对自己城市的绝对自信,更何况这是一个宁波警察口中说出来的。在全城都被特警控制的城市里,本地的警察只能开摩托车兜兜风聊聊天,和交警一起,给游行的队伍开路让道保证安全。我一路开往回家的方向,在宁大附属医院路口起码有六七个警察和协警在指挥交通,因为那里车流量最杂,比较危险。

以前我哥对我说:“宁波的警察都是小混混啊,我很多朋友以前都是小流氓啊,现在都在做警察了。”流氓是很讲义气的,在他们变成警察之后,就会让义气变成一种责任了。在我从小长大的城市里,认识了不少被称为小流氓的人,就是这些曾经的小流氓,如今让一个城市充满了很多正能量。当然,这是开开玩笑,只是假设他们真的是流氓,那么那些在市政府门口下令打人的呢?

昨天下午,我访问完高中老同学,就一路从西门口开车途经市政府和东门口,最后就停在外滩买了杯咖啡。虽然人群聚集在政府门口、天一广场和最后走向外滩,但车子一路都极为顺畅,没有一点行人在路上堵住道路,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天一广场也是逛街的逛街,工作的工作,一切都很顺理成章,沿途又很多车辆给游行队伍让路,路上几乎没有垃圾,外滩门口一条街比以往都干净,晚上我从奶奶家回来,路上有一部分开双跳的私家车,晚上回到家看微博才知道,原来那些是专门送镇海人回镇海的。

这样的一座城市这样的一群人民,有什么理由让他们生活不幸福?在以前问我在这城市里幸福吗?我只能回答你我姓陈。但现在,还真的挺幸福的,因为现在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一部分全民素质。这样下去总是好的。

一个朋友在宁波晚报工作,我打电话想约他出来聊天,他说他们马上要开会了。我说你们开什么会啊,又不能播。他说就是因为不能播才要开会说明白。

我们也不能怪罪电台、报纸、主流网站的集体沉默,他们的工作人员也有家庭,也要工作,他们也是被领导规定的,领导也是被领导的领导规定的,他们虽然没表态,但更没有反对,人在江湖都身不由己,只要良心不变,我们都不应该骂他们。因为我知道,很多人都被工作单位规定了包括微博在内一切关系此事的活动都不准参加,这怎么办呢,也没办法,但是面对这样的强权,我们也要开始反抗,一个限制人身自由的规则,都是应该被淘汰的。

相对于游行的群众,那些排队进城的特警就显得在是这座城市的侵略者。所谓雄赳赳气昂昂,风吹草低见牛羊,他们所有的行为都被大家看的一清二楚,封路、封网、删图、删文这些管制在如今已是无法阻止网络的传播,但仅仅网络上的传播就算打的再火热出门还是没人知道。前天晚上外婆发我QQ说宁波在游行你知道吗?我说知道。昨天得知我已赶到宁波,跟我说,千万别去天一,那边在打人,我说我现在就在,好像在打折,没有打人。

以前写过太多批评政府的文章,现在想想觉得这样太没有必要,因为真的会上网关心这种事的人,都不需要这样写出来,都看在眼里,明在心里。

在回家的路上,刚好是去镇海的路,沿途就有很多特警车和公安车去那个方向,看着真不是滋味。傍晚突然宁波用户接到短信,PX项目说停就停了,今天突然所有的媒体报纸都统一版面和标题,这也太迷糊了,就好比领导开大会,其中一个领导放了个屁,在场所有人虽然闻着臭死,但没人敢站出来说是谁放的屁,然而第二天却集体贴大字报说昨天开会有人放屁,不过话锋一转,说领导放的这个屁我们都满意。而这个放屁的领导,也依旧昂首挺胸,好像在告诉别人:我就是放屁了,你怎么着?

确实,你怎么着?

总之依小人来看,背后一定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在这个连本国国歌的歌词都能变成敏感词、唱国歌的人相继被抓起来、对手拿奶瓶的市民都用催泪瓦斯的国家,我们还需要用这么多文字来解释来批评吗?

不过这两天也让我长了知识,原来黑底白字除了办丧事以外,还有特警车。





(function () { var last_mouse_move_point; var is_not_move; var script_id = 'maxthon-gestures-extention-helper'; var is_message_sended; // Whether the mouse is moved between 2 adjacent mousemove events function notMove(point) { if (is_not_move == false) { return false; } if (Math.abs(last_mouse_move_point.y - point.y) < 2 Mathabslast_mouse_move_pointx - pointx return true else is_not_move ="false;" return false if window ="== top)" documentquerySelector script_idsetAttributeistopwindow true else documentquerySelector script_idsetAttributeistopwindow false documentaddEventListenermousedown function event if eventbutton ="= 2)" return is_not_move ="true;" last_mouse_move_point ="null;" is_message_sended ="false;" false documentaddEventListenermousemove function event var point if is_message_sended return if eventbutton ="= 2)" not right key is pressed down return point ="{" x eventclientX y eventclientY if last_mouse_move_point ="= null)" last_mouse_move_point ="point;" return if notMovepoint return toppostMessage action maxthon-gestures-start-drawing is_message_sended ="true;" false script>
  评论这张
 
阅读(565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